您的位置:

首页>暴力虐待>真正的处女作者不详

真正的处女作者不详


我是个做衣服的,家在郊区农村,附近有一所师专,里面可真是美女如云,特别在夏天,每次见到她们我的鸡巴都是硬的,真想找个好好玩玩,一天我想了个计划,没想到真的实现了。


  一个周六的下午,学校招了新生刚开学。我换了身体面的衣服,自己给自己印了些名片,写的是某某服装公司的主持设计师,在校内的生活区里,我的运气真好,一个女生刚洗完澡,在往宿舍里走,这可是个大美人,长发,显得十分清纯,身高有175,穿着短裙子,两条大腿又白又长,光着白嫩的脚丫穿着拖鞋,可以看出没穿胸罩,两个奶子高高地耸着。


  我迎了上去,"小姐,打扰一下。"说完我拿出了名片,她很吃惊,但还是拿过来看了,我看出来她有点兴奋,


  "小姐,你的身材很好,我们公司找业余模特,我感觉你很合适。"


  "真的吗,那我?"


  "你有时间可以找我,我给你包装一下。"


  "太好了,我也想找个业余工作,我现在就有时间。"


  "可以到我们公司去吗?"


  "可以呀,你等我一下。"


  很快,女孩跑了出来,化了点装,换了身衣服,"我们可以去了吗?""好的,我们公司不远,我们走过去吧。"途中,女孩告诉我,她叫刘丽,今年18岁,是一年级的学生,对这里很不了解。我们到了一个铁路桥下,四周是农田,一个人也没有。我说"我们公司就在前面的镇子里,我们休息一会儿。"刘丽坐到了一块石头上,我看她穿着皮鞋,就丛口袋里拿出一个皮尺,"来,我给你量身材,先看看你的脚多大。"说完我就抓起她的脚脱了她的鞋子,刘丽好象有点不好意思,但也没有反抗,我抓着她裹在肉色长袜里的脚,细细地欣赏着,真美,"小姐,你的脚型很好。"我说是量,实际是边量边尽情地玩她的脚。然后我又让她站起来,我手伸到她的裙子里量她的腿长,刘丽脸红了,但没有反抗,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。"小姐,我要给你专门做衣服,你要是穿着外衣我不好量,我们公司里人多,你可不可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细量一下。"刘丽想了一下,但还是慢慢地脱了衣服,还脱了裙子,眼前很快是一个只穿着乳罩和内裤的美女。我一下子看直的眼,"先生,你快量呀。"我这才回过神来,但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了,猛扑上去把她按倒在地上抱着她狂吻,"哦,不要,要不这样。"我没有管她,一把扯下她的乳罩,双手抓着她的乳房狂拧。"啊,你放开我,你,救"刘丽拼命地挣扎着,我用手按住她的嘴,拿起一块石头,"你再叫我就砸死你。"刘丽吓的停止的叫喊,我拿过皮尺把她的手捆到了后面,威胁道"你叫吧,这里人穷没有老婆,你把人都给喊来看不操死你。"刘丽的乳房是标准的少女型的,两只乳头象两个红樱桃,我紧握着她的乳房放纵地拧着,叼着她的乳头扯咬,"求求你,放了我吧。"刘丽无助地哀求着,奋力地挣扎,但她那里是我的对手,我抓着她的内裤扯了下来,双手抓着她的脚用力分开她的双腿,一头扎进她双腿之间,好美的地方,毛绒绒的黑毛,两片阴唇紧紧地闭合着,真正的处女,"不要,不要,"刘丽扭动着身子做无奈的挣扎,我深深地舔吸着刀处女地的芬芳,刚洗完澡,没有一点的异味道,我的下身早就抬了起来,我脱下裤子拿出我挺拔的鸡巴,跪在她双腿这间,"不,不要,求求你,我,我还是姑娘。""姑娘,玩就玩你这姑娘处女。"我双手抓着她的乳房,"你再动我就捏爆你的奶子。"一挺身插进了她的阴道,好紧,处女的阴道阻止着我的前进,我再一用力,一直顶进她的花心,"啊"刘丽一声惨叫,哭的象雨打的梨花。我这时痛快极了,拼命地干着,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,忍不住了,一阵狂射进她的阴道,大量的精液伴着她的处女血流到了地上。


  刘丽一动不动地在地上哭着,我起身,扒下她的长丝袜,捏着她的脚丫休息,这个妞太美了,干的也太爽了,这脚丫也这幺美,我忍不住叼在嘴里吮吸着她的脚趾,拧着她的美腿。我舍不得就这样只干她一次,就把衣服给她穿上,拿着她的内衣说:"你跟我走吧,要不过会不知来多少个男人,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。"刘丽也不知道路,无助跟着我,可她迈步已经有点困难了。我带她走了不远到了我的瓜棚,这可是我玩她最好的地方。我两下就又扒光了她,扔到了床上,拿了个绳子把她的双手结实地捆在后面。"求求你,放了我吧。""放了你,行,先给我舔干净。"我掏出阳具送到她嘴边,按着她的头,捏开她的嘴,插了进去,刘丽无助地哭着,我捏着她的奶子,看着美女光着身哭着给我口交,爽极了。可她口交的水平实在太差,就把她按在床上,使她的头伸到床外,我骑到她头上插进她的嘴里,压着她的乳房欣赏着她的小穴,已经被我干肿了,还出着血,我看着她粉红色的小屁眼,又有了兴趣,于是我抬起身,抓起她的一只美脚咬在嘴里,猛干着她的嘴,渐渐地,我感觉阳具又在她的嘴里起来了,向前跨了一步,跨坐在她的乳房上,双手抬起她的屁股,分开她的腿,眼前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屁股,我把右手中指,对准她的屁股眼,猛插了时去,奋力地抠着,"啊,不要。"刘丽又开始惨叫,我向后坐到她脸上,肛门坐在她的嘴上,"唔"她发不出了声音,我控制着她的双腿使她动不了,手指在她的小屁眼里奋力地开拓着,高昂的阳具在她的乳房上跳动。我抠了她好一会儿,感觉她的屁眼没有劲了,我不想让她再喊叫,拿起我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里,再使她脸贴床跪着,屁股高高地抬起,我又把手指在她的肛门内一阵地搅动,才跪到她后面把阳具对准她的屁眼,一用力,插进了一寸,刘丽痛的想扭动身子,我伸出双手拧紧她的乳房,她的上身抬不起来了,屁股又被我压着,动不了了,她的屁股眼比小穴紧多了,我一点点地向里挺进着,伴着她绝望地哭声,我终于把阳具象打桩机一样顶进了她的肛门,开始全力地抽插。有了前一次的射精,我这次时间干的更长,她的直肠一阵阵痉挛,挤压着我的龟头,让我感觉到十分地舒服,我感觉干了她有一百多下了,才一阵爆射进她的直肠里,这时的刘丽边哭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
  我也感觉累了,但还是舍不得放弃眼前的美少女,就把她的双腿捆在床头上,同时最大程度地分开了她的双腿,使她的下身全部向上高抬着,我看了一眼她的屁股眼,红肿冒着血丝,已经合不上了,她的阴毛被凝固的精液和血粘到了一起,我又舔了舔她的美脚,刘丽哀求而又无力地看着我,脸上满是泪水,我看着这白嫩的身子,不但舍不得放下,更产生的狂虐的心理,于是我拿过来一个酒瓶子,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,"唔"刘丽呻吟了一声,翻起了白眼。


  我是饿了,于是丢下她出去吃饭,一个多小时以后,我酒足饭饱地回到了大棚,刘丽已经醒了,正在扭动着身子,看我过来,又拼命地扭动了几下,动不了,绝望地哭了起来,我把她屁眼里的瓶子又往里按了按,从她的嘴里拿出内裤。"求求你,放了我吧。"我又脱了衣服,把我的鸡巴驾在她脸上,捏着她的小穴说:"你的这里,屁眼和嘴,任选一个吧。"刘丽扭动着头,只知道哀求。我解下她脚上的绳子,她的双腿落到了床上,瓶子冲击她的屁眼又使她痛的一阵颤抖,我拔出瓶子,扑到她的身上,体力我已经恢复了,我在她的小穴和屁眼里尽情地干着,刘丽是动不了了,只有轻轻地扭动和哀求,我又有了射精的感觉,从她的屁眼里拔出来,抱起她的头,插进她的嘴里又是一阵抽动射了进去,刘丽呛得一阵咳嗽,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流到乳房上。我抱着这个白嫩的光着身子的美妞玩具睡了一宿,第二天早上又干了一炮,才把她带出去依依不舍地放了。